NON-STOP

在这篇的开头,我郑重推荐大家先看一下另一篇文章:《杨笠正在复制杨笠》。

因为上一届脱口秀大会太难看了这次一直没想看,但是看了张骏的片段以后我终于还是回去从头补了。看完第一期感觉实在是比上一届好不止一点,最明显的感觉就是新人很猛,而且舞台形式也好内容也好都比往年丰富很多。一直到我看到杨笠那一场,从开场前颜怡颜悦说但凡有其他人经历过她这一年经历过的早就崩了,开始心情凝重,一直到杨笠演完,我真的完全没办法笑出来,甚至忍不住哭了。我实在是无法想象这一年她都经历过什么,不但担心她的人身安全,也很担心她的心理状态。她实在是太强了,能够把这些化解掉并且成为新的段子轻松讲出来,但我却没法抱着轻松的心态去听。她讲完以后可以看到场上很多女演员都表情凝重,想必她们也是很清楚这些。

是在心疼杨笠,但也不止。

其实去年普却信刚出来的时候并没有发展到后面那么大规模的网络暴力。一开始虽然有不少人自己主动跳出来接下子弹,但终归大家都还是看他们出丑的看戏心态。真正让我感觉到事态发酵的是英特尔事件。其实从李诞能接那种“让女性躺赢职场”的内衣广告就可以看得出来,都是炒作手段,演员本身有选择,但并不会是唯一的决策者。但已经受够了被“普信男”攻击的那些男人,看到杨笠说出:“比我挑对象的眼光都高”,瞬间像疯子一样扑上去了,杀红了眼。

但我可以自信地说这里冲的人中90%没有看过杨笠完整的演出。如果看完整个表演,一个有正常理解能力的人都知道杨笠吐槽的是什么。他们的逻辑是这样的:怎么我突然就被嘲讽普信男了?这个词是杨笠发明的?冲她!

他们想让女的闭嘴。你怎么可以嘲讽男人?怎么可以发明污名化男人的词汇?怎么可以地图炮一棒子打死所有男人?或者说得更直白一点,你怎么敢做我们男人对你们女人做的事?

老罗说在杨笠面前,他因为自己是男人而感到愧疚,我可以理解那种心情。但说实话大部分人没有这样的思想境界,或许正如杨笠自己的段子里说,就算她被暴力相向,那些没有“直接”施加暴力的路人可能都会觉得活该,是因为她说话不好听。

现在网络上的一个整体的风气就是极端女和极端男在互喷,然后路人男在嘲极端女,路人女在嘲极端男,没有什么本质区别。在我看来更好的做法是类似之前有人在一个嘲笑女拳师的言论下留言:就是你这种垃圾男人坏了我们男人的名声害我们跟着被骂。这种第三方言论的出现可以打破这样的平衡,让更多路人男选择站在这个第三方而不是极端男这边(因为路人基本上只站队不参与骂战但比例最大)。

那为了进一步平息这场战争,女性也应该站出来和极端女割席吗?

我不认可极端女言行(尤其是攻击女性骂婚驴的那一拨)但我没办法给她们留言:都是你们这些垃圾坏了我们女人的名声。因为这和上面完全是两码事。女性必须要团结起来,甚至要团结男性中反对性别不公的那部分人。可以不和她们在同一个阵营,但我不能主动留言去骂她们。我当然希望所有人都讲道理,但是并不是所有人都具备讲道理和理性思考的能力或者条件,对于那部分人来说,就算变成极端女也比被男权社会吃干抹净好,至少极端思想让她们想办法远离男人。越是容易受到极端女权思想煽动的女性,很多其实都是因为处在一个男权及其盛行的社会,才会这么仇男,那样的环境下想要遇到正常男人实在是太需要运气了,冒不了那个险。也许一个运气不好就万劫不复了,这样的例子我在身边就见过太多。

前阵子我看到一篇讲59%女玩家在游戏中为了避免骚扰和能力的质疑选择主动隐藏性别的报告。评论里有这么一条:

男性的男子气概焦虑真的好重,重到无法忍受被女性调侃,被女性carry。杨笠的段子如果由一个男的讲,结果会不会不一样?(从张骏的段子反响看确实会不一样)我曾经建过两个游戏群,动森和龙约,前者女性玩家活跃数过半,后者只有我一个。这两个群里有重合的人,我能明显感觉到同一个人在两个群里两副面孔。女性玩家多(且主动表明身份)确实会不一样,环境会对女性友好很多很多。不只是玩家,还有女性游戏从业人员数量增多,都对整个行业有帮助。这不只是对于游戏和脱口秀行业,其他行业也是如此。

说实话我已经受够了,因为不喜欢所谓“女性向”的游戏,而不得不捏着鼻子忍受普通游戏中的对女性不友好的恶臭气息。这简直就像是女性专用车厢一样,把所有女的赶到同一个车厢里,于是那些上普通车厢的女性就是“活该被骚扰”。把女玩家赶走,再说女人不喜欢玩这些游戏,不需要考虑女玩家的感受。

之前有和朋友讨论过,为什么女玩家可以喜欢很丑的男性角色,但是没有一个男性喜欢的角色是丑的?但凡有一个普通一点的都要被喷政治正确过头。我觉得抛开玩家的性别因素,更重要的是现在的游戏太缺少立体饱满的,非花瓶的女角色。白人没有种族,男人没有性别,这句话真的非常贴切。只有在创作男性角色的时候,他是作为一个立体的人去塑造的,他会有让人可以无视他的外貌依然能喜欢上的特质。所以女性要创作,要讲更多女性视角下的故事,要塑造更多立体的女性角色。正如你不需要很会玩游戏才可以玩游戏,你也不需要写得很好才可以写。

不要让这些话捂住你的嘴:

一条评论

  1. 个人为言行都偏女性化的路人男,对这篇文章很难不赞同。
    虽然之前看到过极端女的暴论很难过,但当前社会甚至在我的生活中的的确确仍存在许多的对女性的不公平对待甚至是冒犯的语言行为,这毫无疑问地加重了针对性别的不平等,因此每当看到类似女性被冒犯的且施害者是男性的事件被报道十分气愤,同时也对自己和施害者身为同一群体且没有什么实际上的行为来帮助受害者而感到厌恶、羞愧。不过幸运的是,随着整体素质的(缓慢)提高与吐槽、抗议以及维权渠道的增多,那些生活中危险的极端蝻的影响会减少(尽管并不能在很短时间内有所成效)。
    希望每位女性都能早日不受所谓的性别束缚,远离那些自以为是的危险极端蝻,即使遭遇不幸也勇敢大胆为自己发声。
    希望万物平等的世界早日降临。

释雨寺雨心进行回复取消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