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为什么要为上海发声

不知道大家是否听说过,大熊猫并不是中国甚至全世界最濒危的野生动物,但却是最知名的野生保护动物,就连WWF的logo都是大熊猫。为什么需要在保护大熊猫中投入如此之大的资源?

在动物保护中有一个“旗舰种”的概念,大熊猫因为非常可爱,在吸引人们的关注和支持上有天然的优势,是“符号物种”,这在宣传上是很大的便利。另一方面,大熊猫还是“伞护种”,保护野生动物最重要的就是保护它们的栖息地,而通过对大熊猫及其栖息地的保护,就像撑起一把大伞,同时也保护了栖息地里更多不知名的动植物。

这里讲大熊猫,主要是想谈谈我近期观察到的一些言论。

第一种:上海得到的关注太多了,会闹的娃有奶吃,应该分一些关注给其他地方。

这次omicron,上海不是第一个封城的城市,甚至不是此刻唯一一个被封着的城市。上海人数多,网络影响力大,声音也大。有些其他地方正在封城且封得比上海早得多的朋友,更早就处于很难买菜、以物换物的时段了。但直到上海变严重了,封城会面临的问题才真的被摆在台面上,出现在大众的视野里。“封城”会出现的大面积混乱,会有物资无法及时配送,会有看病困难,这些在最开始武汉乱成一团的时候我们多多少少有感觉到,似乎最近又变成那个可以不惜一切付出的代价了。

这次上海受到高度关注以后,封城的种种乱象又浮出水面。希望这可以让关注度分散到其他地方,让更多人看到更多地方发生的事情。

第二种:上海怎么牺牲都和我无关,只要防住了我就是受益者。

很多至今依然对当前上海所发生的灾难袖手旁观甚至拍手叫好的人,都抱有这样的想法。说实话以目前国内的实际状况,绝大多数人包括我还是赞同严格防控,防止疫情外溢的。但这不等于完全无视现实中正在发生的种种悲剧和惨状。对这些人而言,但凡你对上海目前的防控手段的不合理之处提出一点异议,就会把你打成“躺平”派,然后快进到你不管老人小孩死活。其实这种“你上海快点清零这样就不会祸害到我,我就不会遭受同样的罪”的侥幸心理才是可怕的。

这次的omicron形势大家也都看到了,上海不是第一个也不太会是最后一个。疫区的人受到的待遇不应该突破最基本的底线,这应该成为一种社会共识。上海已经是全国数一数二的发达城市了,如果在这样的城市下,我们依然允许这些事情继续发生下去,那如果是声音更微弱的地方呢?也许等轮到我们自己头上的时候,已经发不出声音了。上海就是这个“伞护种”,在有这样的曝光度情况下,守住上海防疫的底线,也是守住所有人的底线。与其指望自己是运气好的大多数人(甚至这个大多数也在逐渐变少)不如让不那么幸运的少数人能活得好一些。这样如果你遇到了不幸,至少不会过得太糟。又或者比你更不幸的人都遭殃了,你离下一批不幸者也就更近了。

想想两年前的武汉疫情还近在眼前,武汉疫情防控住之后,武汉人依然遭遇到了相当长的一段地域歧视。而现在对上海的仇视也在增加,实在不希望看到同样的错误再发生一次了,故作此文。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