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潮汕鲜牛肉火锅说起

我本来觉得我从来没有去潮汕吃过一顿正宗的鲜牛肉火锅,没有写牛肉火锅的资格,是不是应该去了再写?又想到我一个精神广东人一旦去了潮汕要写的何止鲜牛肉火锅啊,砂锅粥,牛筋丸,炒薄壳,生腌血蚶,粿条……根本写不过来,还是先写着吧,潮汕的朋友就当看外行人讲个笑话。

事情的起因是昨天双十一买到了八合里海记(八合里请给我广告费,打五折就行)的二人团购券,一个朋友看到后也打算去试试,被我拦下来了,因为她在北京(北京的朋友们请不要打我,你们也不想有人来深圳吃卤煮然后diss这什么玩意吧!)。然后北京和牛肉火锅这两个词让我想到不久以前的一件事。

要知道,吃潮汕牛肉火锅是需要传承的。我第一次吃是因为看了一篇公众号广告,里面详细讲了要怎么吃才好吃,有哪些部位,配什么酱,烫多久,都写得很详细。吃多了对自己烫肉的技术有一定的自信以后,我带了好几个朋友去吃,基本上来深圳找我玩的都被我带去吃过。我每次都不厌其烦地边帮他们烫边和他们分享我的相关知识和经验技巧(我烫胸口油的技术完全是自己摸索出来的,吃过都说好,附在文末了),然后几乎所有人都很乐意我这么折腾给他们吃,还说要带他们的朋友也吃吃看。当然也有不那么讲究对烫牛肉技术兴趣缺缺的,我便也知趣,不会继续自说自话,改聊别的便是。

这其中唯一唯一一次例外!!!对象是一个朋友的亲戚,也是我的老乡,同时是北京一个小公司的老总(和我没有利益关系,这里说他是老总是为了让大家感受一下他的领导架子有多大)他真的特别特别特别特别惹人讨厌!!他不接受我的好意无所谓,有些人喜欢自己弄我完全理解,但是他还同时非常diss我的吃法。“吃个东西费那么大劲干嘛?”在我表示我不觉得费劲而且乐在其中之后又说“你真是美食家啊(阴阳怪气状)”,总之就是一直在对我烫牛肉的方式指手画脚的。他自己呢,就那么把肉放在汤里面,滚了不知道多久,想起来吃一点,我的心好痛!他一开始说他在北京也吃过八合里的时候我还以为我带对地方了是个同好呢,现在这么看着我忍不住怀疑北京都是像他这么吃的,心更痛了!然后我就想到之前看的和菜头写过一篇文章,叫《帝都潮汕牛肉火锅》,里面提到潮汕牛肉火锅在北京水土不服,被当地人的口味“改良”得越来越不正宗。两件事加起来以后,我对北京的潮汕牛肉火锅就非常警惕,所以发现朋友要去吃赶紧拦下来了。

同样是不太在美食上花心思的人,我的另一个朋友就是截然不同的态度。她吃东西很不挑食,但是特别喜欢听我聊吃的。她说很羡慕我有一个这么热爱的东西,她觉得不挑食让她失去了好多乐趣。她虽然不理解我对美食的追求,不理解我提到食物时那种兴奋的心情,但是她非常尊重我的兴趣。“吃东西费那么大劲干嘛?反正最后也是一坨翔。”那活着费那么大劲干嘛,最后不也是要死的吗?重点不就在于个中滋味吗?不管任何的兴趣爱好,但凡有人沉迷其中,自然有它的乐趣在。费曼说过:“I don't know anything, but I do know everything is interesting if you go into it deeply enough.”(费曼:我真的说过)我觉得一切对他人的行为指手画脚,甚至严重到送去电击治疗“网瘾”的,都是其自身肤浅和控制欲望极强的外在表现。

废话了这么多,其实我也不知道我究竟是要写什么。到底是写美食的“入乡随俗”令人心痛呢,还是要尊重他人的兴趣爱好呢?或许我只是想吃牛肉火锅了……

附上本人烫胸口油的诀窍:

放很多,定2分30秒的闹钟,然后时不时挑一块小的尝尝口感,对,就是这么简单。最佳口感通常出现在2分30到3分30秒之间,受火候影响。优点是可以让朋友吃到口感最佳的胸口油,毕竟吃不惯胸口油的人中可能有一半以上是因为烫得不合适。胸口油这东西,烫少了油腻,烫多了又不脆了,软塌塌的食欲全无。缺点是当火候正好的时候,可能放进去的快被我吃掉一半了,容易遭毒打(逃……

另,我在深圳最爱吃的不是八合里,之所以文中提到的都是八合里主要是他家分店多,而且不至于踩雷,所以约人的时候多是去它家。我的最爱为了防止它堕落,请私下留言找我要地址,毕竟文章发出来就不能改了!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