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不小心写得超超超超长的17年年终总结附赠16年下半年总结

去年没写总结,那时候太难受了,根本没有任何心思,今年差点也写不了,还好在12月最后几天踩着尾巴暂且告一段落了。

是的,我今天和老板摊牌了,我不继续读博了,我放弃走学术道路以及任何未来可能走学术道路的可能性了。

先讲结局吧,老板自然是一直在挽留我,到最后也劝我再好好想想。然而我既然当初能头硬延期一年半也要继续下去,现在一旦下定决心谁也拉不回来。在想做的事情上,我从来是不听劝的。明天我就开始准备毕业论文。挺愧疚的,浪费了他的名额,不过我尝试了这么久才放弃,也算是给他一个交代了。

其实呢,我中期检查那次的延期压力特别大,不过根本没想过放弃。我开始怀疑自己要不要继续走下去的时候是被告知延毕那几天。那段日子真的很黑暗,不想回忆。之后绝对更惨得多,但是那段时间内心激烈的挣扎,强烈的觉得自己不适合做研究和更强烈的想要做研究的念头的碰撞,之后再也没有过。因为太痛了,所以不敢想,所以逃避思考,所以拖到现在。

最近一则对话:

友人:我要是你我当时肯定崩溃了

我:你为什么觉得我当时没崩溃呢

友人:我觉得我肯定会天天哭的

我:你为什么觉得我没有天天哭呢

友人:因为那时候看到你觉得你特别开心啊

我:那是因为见到你了特别开心啊

那时候的我还是可以一出去玩就把烦恼抛在脑后的呢。真好。

盲目乐观的我在学校心理辅导中心小姐姐的开导下走出了暂时的伤痛,带着对未来的希望离开了香港到了深圳。我觉得我会振作起来的,像我之前中期那样,像我之前写老板和我说中了就可以准备毕业的那篇会议一样,难过之后,重拾心情,更加坚定地挥洒我以为我永远用不完的热情,然而并没有。

我发现我已经调节好情绪了,但是依然没办法好好工作。我把以前有效的方法都试了一遍,有些比如早睡早起还有运动还反反复复试了很多遍,我每天的时间都花在琢磨怎么让自己工作,而不是工作,我根本没有时间思考了。各种各样的方法,有时候有点效果,有时候甚至能坚持挺长一段时间,但是过了不久只要有一点点扰动就会坚持不下去然后退到比之前最糟糕还糟糕的程度。看着自己的番茄统计图,是每两三个月上升然后下个月直接跌出新低的,最新纪录不到2。我从一开始的满怀希望变得越来越自我怀疑,慢慢变成自我否定。我知道我还有其他地方很厉害啊,我也让周围人使劲夸我,可是我不相信啊。

我开始为了自己能工作无所不用其极。我从周一不去实验室变成周五不去然后是周四最后只剩下周二,忍受每天吃着糟糕的外卖,就为了省下路上的时间和晚上可以加班。我学会控制欲望,不在有出去玩的冲动时屈服内心,而是当成认真工作的奖励,刚开始挺好的,到后面越来越没法工作于是也越来越少出去玩了。我像以前一样暂停微博,结果忽略了当时我在学校有一群小伙伴而现在的我几乎是孤身一人,和社会的最后一点联系也切断了,不过还好只是暂停,但是孤独的伤害已经造成了。我犹豫了很久开始在微博打卡,然而把我的糟糕状态公布出来给我带来的耻辱感和压力短期内虽然让效率提高了但是差点让我的精神状态回到刚延毕那时候。但我都不在乎,我愿意交出一切,只求让我恢复到延期前的工作状态,然而并没有。

拖延是一个信号,但我没读懂它,或者说,不愿意接受所以根本没有去听,就像逼小孩读书的野蛮父母。

我上面说过,大部分时间我是在进步的,只不过每进步几个月就会因为扰动跌破历史。所以大部分时候我都是感觉自己比昨天好的,而每次下跌都在认真分析,为什么拖延了呢?就完全没考虑到名为“热情”的燃料已经消耗殆尽,每一次暂时的进步都是在用力晃动液化气罐让自己能再多烧一会儿。

然后我陆陆续续发现了自己的一些变化。其实现在回想觉得当时没意识到不对劲挺不可思议的,但是除了最近三个月,其他变化真的太缓慢了,缓慢而自然。第一个不对劲的地方是看不进去动画日剧啥的了吧,还好,口味变了嘛。然后是没办法看书,大概微博刷多了吧,算了先不管了。无法听音乐,不是不能听,就是和听人讲话或者白噪声差不多并不能引起情绪共鸣,不听就不听吧。没办法去运动,懒了呗。没胃口,外卖太难吃了鬼才有胃口。

我能回忆起切切实实已经出问题的时候是9月回家办身份证。我第一次踏上家乡的土地毫不触动,见到爸妈没感觉,假装激动,假装话唠,演得反正挺像我的,老爸的菜吃了没感觉,“你怎么今天没大喊好吃好吃了啊?”我爸笑着看着我。我说“哦哦哦我刚才在发呆,好吃!超级香的!”我不喜欢说谎的,但是那时候就是很懒得解释还要安慰他们所以干脆假装正常。然后我当时的解读是想男朋友了,现在觉得自己当时脑子肯定有坑,只是那时候想不到别的解释了呀……

然后我发现我丧失了表达欲,我逼着自己和友人说我在逼着自己和你说我现在没有办法和你说我的感受了。当时已经开始觉得无法理解了,但是友人也开始多关注着我的情况了所以有所缓解。

主要是这些异常在某金身边都不存在,然后我们天天住在一起,极大缓解了我情绪上的不适。但是我开始发现我越来越无法忍受他出差。从最开始他一出差就兴奋地点螺蛳粉乱熬夜等好几天才想到他变得从他坐上飞机开始坐立不安。终于在这个月他出差坐飞机联系不上的那几个小时里情绪崩溃到逼自己叫友人鼓励我和我妈坦白一切,因为当时在我眼里我妈刚退休又特别会安慰人,而且心特别大不会像我爸一样担心得天天失眠,是可以随时依靠的最佳人选,只是都不知不觉瞒了这么久感觉很难开口。

打完电话我就后悔了,为什么现在才和妈妈说啊……妈妈说我很久以前那次情绪崩溃打电话回家她就觉得不对劲了,不敢打扰我,但是爸妈一直在担心我,然后疯狂劝我退学。当然我先稳住了我妈说再给我半年机会,还不能毕业再退,要不要继续以后再看好吗?我第一次感觉到我妈有点慌了,一直在和我反复说一个硕士学历而已又不是多值钱,你不为了自己也要为了爸爸妈妈好好活下去。等下老妈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我一点都不想死啊而且我不稀罕那个硕士学历啊!然后老妈和我互相安抚了以后我和她约好每天给我打电话,就这么在老妈一个又一个的电话中我开始好起来了。后来有一次电话里我妈和我说“妈妈虽然没爸爸那么容易焦虑,也是会担心的啊,你第一个电话打完妈妈一个晚上都睡不好都在想你的事”突然感觉心里的某个地方被戳中了,我还是高估了我妈的承受能力……“然后第二个电话感觉到你好了很多才放心下来睡了个好觉”……哦,没有高估,不愧是我妈,可以放肆地倒垃圾不用担心对方受影响真是超棒的!突然理解了为什么对某金可以随便任性,因为都是不容易受影响的人,但是没我妈会安慰人哼唧。

然后我发现虽然劝我退学我妈从大学(是的大学!!我妈真的很在意我开不开心!!我抱怨一下科大课业多她就心疼我叫我不要读!!)说到今天,我这次是第一次认真觉得她说得有点道理,对啊我现在不能工作就是因为学业,那我退学了不就什么问题都解决了?理智上开始动摇了,但是一下子说服不了情感。

不过我和我妈打了电话(同时两个多星期没工作过)以后,各种知觉开始恢复了,也有发微博说过,可以看书了,可以吃东西了(哦吃东西是因为更早的壹方城),可以找好朋友聊天了,甚至在deadline前可以无压力工作一阵子了!虽然注意力还是很难集中。这些变化发生在短短不到一个星期内,就靠着我妈每天中午趁我爸睡着在外面吹着寒风给我打电话,母爱的力量!想给妈妈打钱!(打了六百)当然我觉得也是因为很久没工作,所以更加坚定了我认为退学就会好的念头。

不过那时候就是还在一心调节情绪,所以也不逼自己工作,一切顺着性子来,也没有真的想退学。直到把deadline拖到不能再拖那天,也就是这周三,我睡了一下午,晚饭后躺了一小时,然后起来,从晚上九点半坐到十一点半,就这么干坐着。然后我不再是责怪自己又拖延了,而是开始问自己,真的要以这样的状态继续走下去直到当上教授吗?这个过程中每一步都比上一步艰难,随时都会走不下去哦。

我一直知道我不擅长科研,但是我当时觉得那些能力是可以训练出来的,后来到了延毕我开始觉得自己不适合做科研了,我的思维总是围绕着解决问题,然后不断因为novelty不够被拒。再往后就是在应该选择擅长的事情还是喜欢的事情之间挣扎了。我曾经认为,当然现在也觉得,年轻不怕错,就怕错过。我那时候就放弃一定会后悔的,一定会一辈子都在想,如果我当初再坚持一下,说不定就开窍了。我突然发现现在我放弃我不会后悔了,我已经试过了,这条路我走不通,换一条第二喜欢的吧,还不行再往下顺呗。我觉得我对得起自己的心,没有什么后悔的,除了太迟发现不对劲没及时找妈妈耽误了三个月。当然也可能是六个月,我只能确定6月还没恶化9月已经糟透了,大概是8月第三次延期开始的吧。在这三个月里我仿佛和世界分离了。到处都很热闹,但与我无关。每天只想白天快点过去,晚上又睡不着。拒绝所有思考,沉迷游戏来逃避现实,又因为控制不住自己玩游戏继续用自责伤害自己。

我在情绪恢复的过程中,也慢慢回忆起一年半以前的我,感觉好陌生,好多东西都好陌生。以前觉得自己可以为了喜欢的东西付出一切,等到真的把一些东西拿走了才会发现那些比自己想象的更重要。

撩到初恋,嫁给初恋,没受过情伤的我从来没法被爱情悲剧打动,然而那一刻我突然觉得我好像懂了那些终于放下了喜欢很久爱得死去活来的人的心情。以前我安慰失恋的友人,她说不会再那么用力爱一个人了,我说我的话就算受过伤也还会继续毫不保留爱下一个,不然对爱的人多不公平。但是我现在也觉得我不会再对下一个工作毫不保留地燃烧热情了,我要更爱我自己,我要对自己要求低一点,对工作看得轻一点。不过那位友人后来找到更喜欢的人了,根本不用死去活来就可以爱得很开心,希望我也可以有这样的位置吧。

我永远会记得从刚入手一片空白到终于跑出第一个超过50%的正确率那一晚,已经是凌晨两三点,我按捺不住激动的心情打电话给我爸说,在空无一人的街道上狂奔,即使现在已经做到90%多也远远比不上当时的那种激动。还有第一次旁听会议,每天兴奋地早起从早听到晚不知疲倦,看到那么多聪明的人做出的有意思的工作,和充满活力的博士生们交谈,见到教科书上总是看到名字的大牛。还有看到特别有启发性的算法的论文心中的触动,反复看反复看,像艺术品一样欣赏,想着这才是我想做出来的工作该有的样子。还有很多很多,这一幕幕都是我在快坚持不下去的时候反复回味的美好。现在依然想起来就激动得热泪盈眶,但是我已经不再执着于此了。对了还有最近一篇论文写出来那种对比起以前感受到的巨大进步,是啊我一直在进步,但是我已经走不动了啊,那时候不知道,热情投入得越多,在得不到回应的时候也消退得越快啊……

第二天早上我找了好几个人问意见,问第一个人我就发现我已经想好了,以前也问过无数次,但是那时候眼里只能看到支持我继续的部分,而现在我只能注意到工作也不错的部分。不过我还是一一讨论过去了,包括我爸妈。我爸还啥都不知道不过也很同意,我打算过年再告诉他,我不在他面前蹦哒证明我已经好了他又要失眠。挺有默契的就是好几个都和我说其实一直想劝我,但是知道我不会听,我笑着说是啊。

反正我还是很喜欢这样的我,喜欢得不得了。

PS:

不知不觉写得有点长了,大概之前憋坏了。虽然这篇看起来丧,其实我现在一点都不丧,我就是睡不着。如果真的在痛苦中是根本不会去写这些的,我今年的手帐空了大半本,最痛苦的呐喊总是无声的。

特师的一首小诗,送给所有需要温暖的人:

《给心爱的人》

太阳落了

我是你的渔船

你的锚

2018-11-04 Update:

这是一年前写的文章,当时没有公开,因为还对一些事情耿耿于怀,不过那时候我说了,所有当下的困境终将成为将来能笑着说出来的故事。我现在做到了。

现在我已经完全不在意那些日子了,在公司做着喜欢的研究,而且是application驱动的,还能在摸鱼时间点各种以后可能有用的有趣技能点,每天都觉得很开心很充实。可以脚踏实地地解决问题,不需要再为了所谓novelty绞尽脑汁的感觉真的很好。人不要给自己设置太多的限制,多尝试一定能找到自己喜欢做的事情!

留下评论